桃園律師案例給付工程款案件執行法院核發執行命令與時效中斷之認定

本欄將針對實務常見之重要爭議 與您分享

標題給付工程款案件執行法院核發執行命令與時效中斷之認定
日期2020-11-12類別民事類
內文
最高法院105年度台上字第1564號民事判決要旨
按執行法院依強制執行法第115條第1項規定所發之扣押命令,已依第118條之規定送達於債務人及第三人者,該執行事件之債權人,既非扣押命令所扣押債權之債權人,第三人亦非該執行事件之債務人,依民法第138條規定,應不生時效中斷之效力。又債務人對於第三人之金錢債權,經執行法院發扣押命令禁止債務人收取或為其他處分後,債務人對第三人提起給付訴訟,僅屬保存債權之行為,無礙執行效果,尚非不得為之。 且第三人固不得以清償之事實對抗執行債權人,但其依法原得主張、抗辯之其他事由,自仍得行使之。查三O公司對工O公司之工程款、保留款、保固金及保證金等債權,前經台北地院核發系爭扣押命令,禁止三O公司於四千零二十三萬七千零三十元範圍內,收取或為其他處分,並禁止工O公司向三O公司清償,為原審確定之事實。則三O公司既非該扣押命令之債權人,工O公司亦非該執行事件之債務人,依上說明,於該二公司間應不生時效中斷之效力。三O公司非不得對工O公司提起給付訴訟,或由被上訴人代位提起,以達中斷時效之效果。原審以前揭理由,認於執行法院核發扣押命令後,即發生法律上之障礙,三O公司對工O公司之請求處於不可行使之狀態,因認工O公司不得援用時效抗辯,為其不利之判決,即有違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