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律師案例繼承回復請求事件中未經同意之錄音對話之證據能力與借名抗辯

本欄將針對實務常見之重要爭議 與您分享

標題繼承回復請求事件中未經同意之錄音對話之證據能力與借名抗辯
日期2021-04-30類別家事類
內文
最高法院108年度台上字第663號民事判決要旨
惟按當事人提出私錄之錄音,經權衡民事訴訟之目的,旨在解決紛爭,維持私法秩序之和平及確認並實現當事人間實體上之權利義務,及為發現真實與促進訴訟之必要性、違法取得證據所侵害法益之輕重、及防止誘發違法收集證據之利益(即預防理論),未限制他人精神或身體自由等侵害人格權之方法、顯著違反社會道德之手段、嚴重侵害社會法益或所違背之法規旨在保護重大法益或該違背行為之態樣違反公序良俗者,尚難認不得以之作為認定事實之證據。上訴人所提杜O婉於獲知李O元夥同李O東、李O蓮去銀行變更印鑑,前往李O元住處,詢問變更印鑑事宜。被上訴人並不否認該錄音內容,僅抗辯係在酒醉中所為,為原審所認定。然雙方對話內容均僅侷限在變更印鑑及系爭帳戶、系爭華南帳戶等節,似非屬隱私性之對話,觀之李O元仍對其3 人行為提出相當解釋,就其回應之方式,語氣溫和,意志似尚清醒,似未受脅迫,其又未否認該錄音內容,僅辯以酒醉後所為,似亦未隱密其與上訴人間對話內容不欲人知之意圖,致有違反誠信原則或公序良俗之情形,權衡發現真實與促進訴訟之必要性與上訴人收集證據手段之方式,上訴人提出系爭錄音內容之證據是否不得憑採,李O元於談話中承認系爭國票帳戶及華南帳戶係李O和所借用,是否不具任何證明力?已非無疑。
次按借名契約,係指事人約定一方將自己之財產置於他方名下,而仍由自己管理、使用、收益、處分,他方允就該財產為出名之契約。出名人依其與借名人間借名契約之約定,通常無管理、使用、收益、處分借名財產之權利,借名人始為真正所有人或權利人。查李O元、李O東之系爭帳戶、華南帳戶之印鑑、存摺均由李O和保管,並由李O和全權調度資金,且有大部分金額(至少逾2000萬元以上)來自於李O和,系爭國票帳戶其餘金額來自於其2人系爭華南帳戶。而其2人於100年4月7日分赴上開銀行辦理印鑑變更等,於翌日及同年月11日辦理帳戶內之債券結算交割,將取得之款項匯入李O元於土地銀行蘆洲分行、李O東華南銀行北蘆洲分行之帳戶等情,為原審認定之事實。而李O元、李O東於系爭刑案中陳稱:李O和於過世前兩年,因行動不便,改住於李O元家中,惟存摺、印章或存放於李O和與杜O婉重慶北路住處或由李O和持有中,其中李O元華南銀行印章,雖曾於其與李O元同住期間交由李O蓮保管,然李O和係囑咐李O蓮陪同前往各銀行處理相關金融投資事務;關於投資房地產部分包括其2人之堂叔及表兄均與李O和商量,李O和說好,即係伊在投資,李O和即提領其帳戶投資。其2人除變更系爭國票帳戶、華南帳戶之印鑑,另於同年5月3日前往兆豐票券金融股份有限公司,變更其2人於該公司債券帳戶之印鑑,就各帳戶有關之投資、匯款事宜不曾與聞等語(見外放系爭刑事影卷)。而證人葉O勳亦證稱有關系爭國票投資及資金需求事宜,均與李O和聯繫,從未見過李O元、李O東2人,一干金融投資之對帳單均寄往重慶北路住宅處。債券原則上均係到期續做,有資金需求會應李O和要求小額匯出,如有多餘資金亦會新增交易等情。又李0和以其2人名義開戶或買賣基金,除上開帳戶,尚有元大銀行、國泰世華銀行帳戶、華南永昌基金帳戶、中聯信託、聯邦債券等。其2人並不完全知悉,嗣杜0婉出售其2人在華南永昌基金帳戶中之麒麟貨幣市場、鳳翔貨幣市場基金,將款項匯入元大銀行帳戶,並持存放於重慶北路住宅處之其2人印鑑提領該款項,經國稅局通知繳交稅賦,其2人始於幾日內去變更元大銀行印鑑,並告訴杜0淑偽造文書,經臺灣士林地方法院以104訴字第52號判決處以徒刑。依上所述,似見系爭各金融戶均由李0和全權管理、使用,並匯款挹注,李0元、李0東並不確知究竟有多少帳戶,且如帳戶係自己所有,何須變更印鑑,擅自提領存款?又系爭華南帳戶固分別匯款李0元、李0東,原審亦據此認定李0和僅為資金調度,未曾為自己之利益使用該帳戶內之金錢云云。然上訴人主張系爭帳戶及華南帳戶亦曾經李0和提(匯)款作為家用,而匯予李0元等2人之款項或供作其生活費,或做生意之資金,李0和會在存摺或原始憑證上簡單紀錄,系爭帳戶及華南帳戶非僅供李0元等2人使用收益等語,並提出存摺等、財政部北區國稅局回函為證;原審就上訴人上揭主張及舉證均棄置未論,遽為上開認定,自亦有理由不備之違法。上訴論旨,指摘原判決違背法令,求予廢棄,非無理由。又上訴人之先位請求有無理由既尚待原審釐清,其備位請求之審判停止條件尚未成就,應併移審至原審法院,附此敘明。